两暗-

十分娇弱的人,一催就坑/重口/只pwp/剧情废/脑子有问题/小学生水平

【all叶】毒·一·上(黑化,OOC)

     一·上


       昏昏沉沉的睡了不知多久,叶修终于在剧烈的宿醉带来的头痛伴随下,渐渐睁开了双眼,入眼的却是一个被刷成了黑色的房间,很明显这并不是他的房间,但也想不出这会是谁的房间。宿醉带来的头痛还缠绕着他,闭上眼想要试着缓解这疼痛却也没有起到作用,随即抬起右手想要敲敲这快要爆炸的脑袋,却连着带起一串‘哗啦哗啦’的声响。

       因为头痛而并没有在意这个声音的叶修用手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而那声音也跟着他的动作一直‘哗啦哗啦’的响着。当头痛稍微缓解后,叶修才想起那跟随他动作响起的奇怪声音,睁开眼睛看向了右手,白暂的手腕被一个两厘米宽的银色铁环牢牢扣住,上面还连着一根约有一厘米左右粗细的铁链,叶修在看清了手腕上的东西后便彻底清醒了过来,认真的环视了他所在的房间,黑色的房间里家具很少,一个床头柜,一个很大的储物柜以及他所在的床。

       “哥这样众所周知的穷鬼也会被绑架么,呵…”一脸无奈的他小声嘟囔了一句,走下了床开始顺着铁链寻找,发现铁链的另一头被牢牢的锁在了房间的一角,叶修抓住铁链用力拽了拽,发现以他战五渣的力气,根本不可能拉开铁链的任何一环,而且以铁链的长度,他根本无法走到房间另一头的门那里去。无计可施的他开始觉得无聊,便走到床头拉开了旁边的床头柜,想着会不会偶然在发现被遗落在某处的钥匙,打开抽屉引入眼帘的却是满满一堆各色各样的安全套以及各种味道的润滑剂,“……噫”一脸嫌弃的将抽屉合了上去,起身走向那个看起来就很是诡异的储物柜。刚伸出手要去将柜子打开,却忽然听到从身后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扭头看向了那扇已经被完全打开的门。

       “哦哦哦哦哦!叶修叶修叶修你终于醒了啊!刚才队长还说你应该还在睡不让我过来,你怎么样怎么样头疼么你饿不饿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会是酒劲还没过去吧这么长时间了不应该啊,叶修叶修叶修…诶队长他怎么不理我啊会不会是突然良心发现然后爱上我了啊?啊?”第一个走进来的是喻文州,最先听到的却是那个依旧吵吵闹闹的黄少天的声音,在门刚被打开的时候发现叶修已经醒了就吵吵了起来。喻文州也难得的没有理会黄少天,只是一边笑着走向站在储物柜旁边的叶修一边开口道:“前辈好像看到我们好像很吃惊呢。”

       “呵呵,原来是你们啊,来来来玩够了就快把哥放了吧啊。”说着还将被紧紧锁住的右手伸向已经走到自己对面的喻文州面前,很明显进来的这两个人确实超出了叶修的接受范围,但转念一想就觉得这应该是他们的一个玩笑,立马放松了下来恢复了他往日的那副十分欠揍的样子。喻文州并没有对叶修所说的话做出回应,而是扭头冲还站在门边并且难得没有说话的黄少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扣住了那只伸在自己面前的手,然后开口说:“前辈刚才是想看这个储物柜里放着什么东西么。”

       “啊?咳…先别说这个,赶紧把这玩意打开,磨得我手腕不舒服,我可不想变成和你一样的手残啊。”看喻文州不但没有对自己的话做出任何反应,反而是牢牢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问自己刚才在做什么,叶修便再次开口让喻文州把那让他很是不舒服的手铐打开,并趁机嘲讽了下喻文州的手残。

      “不会放前辈走的哦,而且这也不是玩笑,前辈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所有物了。”喻文州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前的叶修,而眼中弥漫着的是一种名为欲望的东西。

       “就是就是老叶你干嘛这么着急想要走啊你就这么不想跟我们在一起么,但是这次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再放你离开我们了啊你就跟我们在一起就好了嘛,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就好了。”前面喻文州话音还未落,已经绕道叶修身后的黄少天抬起手一把搂住了叶修,凑到他耳边说到,说完后还伸出了舌头舔过了叶修的耳朵,导致原本就因为黄少天说话所带出的热气扫的身体紧绷的叶修猛地打了个战栗。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