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暗-

十分娇弱的人,一催就坑/重口/只pwp/剧情废/脑子有问题/小学生水平

自断后路记梗

毫无剧情的pwp
会是个非常…非常黄暴的短篇……

超ooc/监禁/强。制。性。爱/人。性。丧。失

无法接受以上的 慎入

以下是开头的一小段 有时间会写完的。


















萨拉查回到西班牙的时候,从加勒比海上带回了一只宠物,他们说那是萨拉查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抓到的,一只非常性感漂亮的宠物。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宠物,萨拉查也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起过他的宠物,他把他的宠物藏的太好了,以至于连他家的仆人也都不曾见过主人的那只心爱的宠物,大家猜说萨拉查船长的宠物也许是一条传说中的美人鱼或是什么我们不曾听说过的动物。

只有萨拉查自己和他的大副知道那宠物并不是他们所说的任何一种,而是一个人,并且不少人都知道这个人,那个臭名昭著的海盗船长杰克·斯派洛。




如果你喜欢 请点个小红心 我会努力的💕

崩坏【二】

发了一次果然被lof给删掉了

 

只好移步微博了

 

肉点我

 

手机用户看评论

崩坏【一】

ooc

私设:双向单恋

瞎他妈乱写,小学生文笔。

监♂禁/强 制 性♂爱





伴随着剧烈的头痛,从黑暗中苏醒过来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属于自己房间的天花板。
源氏昏昏沉沉的认为自己昨晚又在外面跟姑娘们喝了太多太多的酒导致自己直接睡在了外面……
“被哥哥发现的话他一定会很生气…还是赶紧回去的好。”
艰难的撑起发软的身体,随着源氏的动作却带起了一串不和谐的铁链摩擦的声音。
“……诶”
源氏朝着声音来源的看去,右手手腕上金属环散发着冰冷刺眼的光,一条只有成人拇指粗细的铁链却将他牢牢的与墙壁上镶嵌的半圆形铁环链接在一起。
突然间清醒过来的源氏坐起身从床上下来,伴随着铁链的摩擦声四处查看起自己所在的屋子,宽敞的房间里除了自己刚刚躺过的大床以外,在床的旁边还有个长宽一米左右的铁笼和一个上着锁的储物柜,以及一间从外面可以清楚看清内部的用透明玻璃围起来的厕所,铁链的长度可以允许源氏轻松的在这房间里随意的走动,可却怎么也碰不到在房间另一头的房门。
“该死…还差一点!”
就在源氏自暴自弃的瞪着门的时候,门却从外面打开了,而推门进来的人却让原本准备将来人扑倒暴打一顿的源氏傻傻的呆在了原地。
“哥……哥哥?你怎么…来”
“你终于醒了,我等你好久了源氏。”
“诶?”
源氏看着兄长将身后的门再次锁上,并向自己一步步逼近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昨天所发生的一切。

「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哥哥」
「离开岛田家」
『不行』
「那我自己走」
……
『一起喝一杯?』
「好」
……
『晚安,我的弟弟』
『以后你永远都是我的了』
…………

源氏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身着家主服饰的半藏,他不明白自己的兄长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相信半藏真的在酒里下了药。
“我已经跟长老们交代过了,你现在已经完全脱离岛田家了。”
“那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在酒里给我下药?!”
源氏将被牢牢锁住的右手伸在半藏面前大声质问着,并带动着铁链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可以离开岛田家,但你不能离开我,永远都不能源氏,你是我弟弟。”
半藏一步一步把源氏逼退到床边,然后进一步上前逼得源氏跌坐在床上。
“你就是这样对你的弟弟…这样对我?”
源氏用双手撑着床才避免自己在半藏越来靠近的情况下躺倒在床上,毕竟现在看来他的哥哥对他并不像往日一样,而是像是一只准备进食的狼,他则像那个即将被吃掉的可怜食物。
“我不能冒险让你有任何机会离开我。”
半藏抬手抚上源氏倔强的抬着的脸,带着温柔却贪婪的眼睛紧盯着他的弟弟。
“我不可能永远都跟你在一起半藏,你不能永远都这样锁着我!”
源氏偏过头躲开了半藏的手,不可控制的对着自己的兄长大声喊了起来。
半藏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欲望,他的哥哥在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欲望,而这并不正常,他们是兄弟。
源氏的话以及避开半藏的动作成功触碰到了半藏的逆鳞,而这将他激怒了,彻底的激怒了。
“我当然能!我帮你脱离了岛田家!作为交换你要完全成为我的东西!永远都是我的!”



tbc


请叫我卡肉小王子

谢谢

💕

崩坏【序】

无聊的时候忽然想到的梗。


私设:双向暗恋

监♂禁/强制性♂爱

有几率会坑

瞎他妈乱写,小学生文笔。




错了,全都错了,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在源氏跟哥哥大吵了一架之后。
瞪大眼睛怒视着对方,
半藏却破天荒的成为了,
提出冷静一下的建议那个人。

兄长难得的服软,
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掉的同时,
也错过了半藏脸上异样的表情。

崩坏表情。

夜晚半藏拎着酒壶来到后院,
抬头便找到了坐在树枝上赏月的源氏。

一起喝一杯?
好。

从树上轻盈的跳下坐在半藏身边,
接过兄长递来的酒杯。

很久没有像这样跟哥哥你这样坐下来喝酒了。
嗯…再一杯?

一口喝下竟然有些头晕,
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呀。

好啊哥哥。

半藏看着身边的弟弟,
只是一杯一杯的帮他添酒,
自己却一杯没喝。

哥哥?
嗯?
哥…哥哥怎…么…不喝?

脸上泛起异样的潮红,意识也开始飘离身体了。
丢下手中的酒壶稳稳接住了向后倒去源氏的身体。

晚安,我的弟弟。
等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我帮你逃离岛田家,
但是作为交换,
以后你永远都是我的了,
永远。

tbc

【亨本】still love【BvS超蝙衍生/亨本AU/舅男/Argo】

关于亨Solo和本Mendez的拉郎

大概是一个相爱相杀的故事

私设:

敌对阵营的二人

两人已结婚

双方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

【有些像史密斯夫妇的设定】


戳我看视频


我的水平依旧是这么的渣qvq…

关于这个视频的名字…我是瞎起的-L-

根本想不出来什么文艺的名字啊我!!!


【all叶】毒·一·上(黑化,OOC)

     一·上


       昏昏沉沉的睡了不知多久,叶修终于在剧烈的宿醉带来的头痛伴随下,渐渐睁开了双眼,入眼的却是一个被刷成了黑色的房间,很明显这并不是他的房间,但也想不出这会是谁的房间。宿醉带来的头痛还缠绕着他,闭上眼想要试着缓解这疼痛却也没有起到作用,随即抬起右手想要敲敲这快要爆炸的脑袋,却连着带起一串‘哗啦哗啦’的声响。

       因为头痛而并没有在意这个声音的叶修用手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而那声音也跟着他的动作一直‘哗啦哗啦’的响着。当头痛稍微缓解后,叶修才想起那跟随他动作响起的奇怪声音,睁开眼睛看向了右手,白暂的手腕被一个两厘米宽的银色铁环牢牢扣住,上面还连着一根约有一厘米左右粗细的铁链,叶修在看清了手腕上的东西后便彻底清醒了过来,认真的环视了他所在的房间,黑色的房间里家具很少,一个床头柜,一个很大的储物柜以及他所在的床。

       “哥这样众所周知的穷鬼也会被绑架么,呵…”一脸无奈的他小声嘟囔了一句,走下了床开始顺着铁链寻找,发现铁链的另一头被牢牢的锁在了房间的一角,叶修抓住铁链用力拽了拽,发现以他战五渣的力气,根本不可能拉开铁链的任何一环,而且以铁链的长度,他根本无法走到房间另一头的门那里去。无计可施的他开始觉得无聊,便走到床头拉开了旁边的床头柜,想着会不会偶然在发现被遗落在某处的钥匙,打开抽屉引入眼帘的却是满满一堆各色各样的安全套以及各种味道的润滑剂,“……噫”一脸嫌弃的将抽屉合了上去,起身走向那个看起来就很是诡异的储物柜。刚伸出手要去将柜子打开,却忽然听到从身后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扭头看向了那扇已经被完全打开的门。

       “哦哦哦哦哦!叶修叶修叶修你终于醒了啊!刚才队长还说你应该还在睡不让我过来,你怎么样怎么样头疼么你饿不饿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会是酒劲还没过去吧这么长时间了不应该啊,叶修叶修叶修…诶队长他怎么不理我啊会不会是突然良心发现然后爱上我了啊?啊?”第一个走进来的是喻文州,最先听到的却是那个依旧吵吵闹闹的黄少天的声音,在门刚被打开的时候发现叶修已经醒了就吵吵了起来。喻文州也难得的没有理会黄少天,只是一边笑着走向站在储物柜旁边的叶修一边开口道:“前辈好像看到我们好像很吃惊呢。”

       “呵呵,原来是你们啊,来来来玩够了就快把哥放了吧啊。”说着还将被紧紧锁住的右手伸向已经走到自己对面的喻文州面前,很明显进来的这两个人确实超出了叶修的接受范围,但转念一想就觉得这应该是他们的一个玩笑,立马放松了下来恢复了他往日的那副十分欠揍的样子。喻文州并没有对叶修所说的话做出回应,而是扭头冲还站在门边并且难得没有说话的黄少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扣住了那只伸在自己面前的手,然后开口说:“前辈刚才是想看这个储物柜里放着什么东西么。”

       “啊?咳…先别说这个,赶紧把这玩意打开,磨得我手腕不舒服,我可不想变成和你一样的手残啊。”看喻文州不但没有对自己的话做出任何反应,反而是牢牢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问自己刚才在做什么,叶修便再次开口让喻文州把那让他很是不舒服的手铐打开,并趁机嘲讽了下喻文州的手残。

      “不会放前辈走的哦,而且这也不是玩笑,前辈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所有物了。”喻文州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前的叶修,而眼中弥漫着的是一种名为欲望的东西。

       “就是就是老叶你干嘛这么着急想要走啊你就这么不想跟我们在一起么,但是这次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再放你离开我们了啊你就跟我们在一起就好了嘛,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就好了。”前面喻文州话音还未落,已经绕道叶修身后的黄少天抬起手一把搂住了叶修,凑到他耳边说到,说完后还伸出了舌头舔过了叶修的耳朵,导致原本就因为黄少天说话所带出的热气扫的身体紧绷的叶修猛地打了个战栗。


【all叶】毒·序(黑化,OOC)

     序

 

      你就像是无可救药的毒
      让我深深迷恋却得不到
      不惜一切
      想要得到
      结果却是
      伤了你
      害了我

 

 

       荣耀世界邀请赛结束回到国内之后,叶修破天荒的同意了和大家一起去庆祝此次的胜利,而不是选择回去继续宅起来,但却不知这突然的兴起会给他,给他们的未来带来巨大的变化,那因无法拥有而早已扭曲的爱早已深深的种在了那些另有阴谋的人心里。

       在饭店的房间里,一群人热热闹闹的一边聊天一边不忘记往嘴里塞着食物,一个小时后妹子们表示她们要一起去苏沐橙家里玩就先回去了,之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留下了叶修和周泽楷、喻文州、黄少天、张佳乐、孙翔他们几人。方才在众人的围攻下不得不喝了杯酒的叶修现在十分慷慨地向还留在房间里的大家展示了一杯倒的技能,趴在桌子上完全睡了过去,任凭耳边的黄少天再怎么唠叨也不为所动,然而黄少天却仍就契而不舍的说着“老叶老叶!叶修叶修叶修!哎你怎么就睡了啊,一杯倒要不要这么准确啊,快起来快起来起来,你睡死了么快起来,醒醒醒醒,快起来起来!诶我说你不是睡着了幺,怎么还要抬手打我啊你到底有没有睡着啊,叶修叶修叶修……”大概是因为黄少天实在是太吵了,让沉浸在睡梦中的叶修本能的像赶苍蝇一样抬起手挥了挥,还差点打到黄少天的脸上。

       “黄少天你是白痴幺,要不要把羊习习的六个核桃拿给你喝啊,叶修他睡着了你在那自问自答什么啊烦死了!”坐在门边的张佳乐也被黄少天吵得是头昏脑涨的,忍不住开口向对方吼去,“关我屁事啊!谁叫羊习习啊!!”无辜躺枪的孙翔听到张佳乐对他的称呼之后立刻就炸了毛,一拍桌子站起来就要跟张佳乐来场真人PK。

       “安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周泽楷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虽然声音不大但倒是起到了作用,坐在叶修旁边的喻文州在大家都安静下来后开了口“没有关系的人都已经走了,我们也不要在这继续浪费时间了,我想到了这一步没有人会想退出吧。”说着用眼睛扫视了一下安静下来的几人,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想放弃,毕竟现在放弃,那么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接触那个人的机会了。

       在大家都沉默了一会之后,喻文州对黄少天说“少天你去结账,我们带前辈先出去,你快点哦。”然后扭头对周泽楷点了点头,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站起身走到叶修身边,一把将仍然在沉睡的叶修抱了起来,门边的张佳乐也站了起来帮忙打开了房门,黄少天第一个冲出来跑去结账,之后周泽楷抱着叶修走了出来,剩下的三人也从房间里出来跟在周泽楷身后。此时饭店内人已经很少了,剩下的都是一群喝的醉醺醺的酒鬼们,所以他们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就走出了饭店,结完账的黄少天也在他们后面走了出来。

       深夜的晚上路上行人也变得十分稀少,几个人也是一路无言,就连话最多的黄少天也很安静,毕竟他们正在做的事,并不是什么任何意义上的好事,只是对他们而言,这却能让他们得到,那个他们一直很想拥有却一直触碰不到的,那个让他们深深迷恋的人——叶修。